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如果不知道自己該做什麼—記錄與恩典

  今日清晨箴言,聽著聽,我忍不住笑了,阿們! 阿們!這說的不就是我嗎? 即使無事可做,也要去做能做的事,如此做到後來就會出現該做的事。 所謂「能做的事」,就是「把想到的內容記錄下來」。 我本攝理一閑人,專長是”沒事找事”,一開始能做的就是東看西看,塗塗寫寫,做到後來真的就出現該做的事了。早晨去往公車站的路上,我又跟聖靈說起了件事:  "聖靈啊! 真是太感動了,今天的清晨箴言完全就是給我的coaching啊!" "那就寫吧!"  聖靈(我老闆)說。 "ㄟ,寫’如果不知道自己該做什麼’嗎?" 這題目有趣且合我的眼緣! "那應該怎麼寫比較好?" 我又問。 "把想到的內容記錄下來。" 聖靈的答案早已透過話語揭曉。 於是我開始梳理腦中的思緒。 前兩天寫完My Way的澎湖移地訓練後, Shuning留言問:"老闆有沒有叫你寫SS的韓國移地訓練?"  "老闆把這個case交給你了,不是嗎?" 我如此回。 SS韓國移地訓練的事我不太清楚,不過似乎是Shuning家的少爺跟他的夥伴們起的頭,後來正式成團,Shuning一旁協助,甚至要陪孩子們搭紅眼班機飛一趟韓國,若一路隨行紀錄,想必精彩,Shuning是理所當然的最佳人選(畢竟要叫那些踢球的男孩們寫出個什麼東西來,感覺有點強人所難),不過Shuning回了我一個表情驚恐的貼圖,這倒也在意料之中,根據過往經驗,鼓勵別人寫作時,對方通常會把寫作想得很難,不過今天的清晨箴言提供了絕佳方針。 "把想到的內容記錄下來" ,答案就是這麼樸實無華,果然真誠就是王道! 只要按照聖靈(我老闆)的吩咐好好去做,並且好好報告就行。一開始或許寫得不能盡如人意,但也無須多想,就一直寫! 覺得寫得好就發布出去,寫不好就打入冷宮雪藏,什麼點閱量、讀者反應都別放在心上,切記這些都是老闆的業務範疇,身為打工人(作者)只須對老闆負責即可,所以要常常禱告,與老闆溝通無礙是核心。這樣寫著寫著,時間會累積出默契,跟聖靈之間的溝通也越發暢通。漸漸地,有時聖靈若要我寫,一開始就會把文章架構、重點給我;寫作的過程中只要持續禱告,會不斷領受聖靈賜下的靈感,就不容易卡住;內容的刪減增修也一再跟聖靈確認,便不用
最近的文章

My Way與主一起的夏天— 2024 澎湖移地訓練

  6/29~7/03,My Way到澎湖移地訓練,我每日都津津有味地讀著活動同工臉書的發文,陽光下孩子們燦爛的笑顏,的確讓身處冷氣房的我感受到澎湖充滿活力的夏日了。那天看到團長介哥的發文,忽然有靈感閃過,“把這次的移地訓練紀錄下來吧!” “ㄟ,不會吧!老闆,我已經很久沒參與My Way的活動了,在一旁拍手按讚還行…”,不過既然老闆發話了,我還是趕緊來聯絡一下介哥,跟介哥說明來意後,我邊詢問活動細節,邊評估寫文的可行性,然後才知道,此次移地居然收到鄭明析牧師(以下簡稱為SSN,韓文선생님的拼音首字母縮寫,意為教導生命話語的老師)的回信!!!那還考慮什麼? 我寫,我立刻寫! 徵得介哥的同意後,我先把Tiger上傳的活動最後一晚大家分享的影片看了一遍,孩子們還是那麼可愛。晚上十點多,剛將兒子送回學校宿舍的喬哥總算有空跟我細說籌辦活動中遇到的種種問題,以及神所給予的各樣幫助。以下這篇文,是以介哥及喬哥的臉書發文內容為基底,加上”訪談”的內容,並整理營隊群組中的相關資料寫成。 Mission Impossible! 一開始只是幾個大叔的討論,“移地到澎湖”,大叔們看似隨口一提的訓練地點,卻叫喬哥震驚了,因為他們家豹弟很想在小學畢業的今年來趟澎湖之旅,沒想到神那麼快回應了,”真的體會到神有多愛孩子們!” 喬哥讚嘆地說。但夏天的澎湖豈是說去就去? 要移地訓練,而且還是一群半大不小的孩子,甚至有幼稚園的,再加上家長、工作人員,又幾乎是百人團了,場地、住宿、交通安排…難度之高。要將孩子們從北中南各地聚集過來,光是台灣與澎湖之間的往返,便須陸、海、空各種交通運輸全啟動,為了讓大家以最少的花費就能舒適安全地抵達目的地,工作人員實是絞盡腦汁且勞心勞力。 到了澎湖,因移地訓練的時間跨周末,且接近吸引眾多觀光客的花火節,住宿的安排便是一大挑戰,但感謝神,有位教會弟兄的舅舅在澎湖經營民宿,此次透過他的協助,也順利將學員、家長、工作人員分別安排於七個住宿地點。然而七個住宿地點,意味著每日的交通接送是一大問題,但感謝神,有多位家長及在地親友幫忙調度車輛、開車接送。對此介哥如此說: 確定要在澎湖辦移地訓練,也邀請韓國教練後,各式挑戰才真正開始,很想把活動辦好,又希望不要讓家長們有負擔,加上如何把全台各地的孩子送往澎湖,安排活動行程、住宿、交通、飲食等等,都是大工程,但很感謝神比起我

2024上半年小結:被雷擊中以後

Bing Image Creator : 愉快的Podcast錄製時光 星期六,清晨禮拜結束後,跟禱告群組的夥伴們連線為台灣禱告。之後打開電腦再把上周的主日話語稿看一次,預備明日的主日學,在讀話語稿的過程中,忽然發現聖靈為等一下要錄的Podcast賜下了結論。是的,早上十點半要去一趟小樹屋,跟Ariel還有Bonnie一起錄製以”如何持續寫作”為主題的Podcast。聽起來甚是有趣,昨夜跟主持人Ariel通話了一個多小時,彼此熟悉一下,後來Ariel問應該如何稱呼我,我想了想,"喜歡自稱聖靈是她老闆的部落格作家秋日”,如何? Ariel表示喜歡,英雌所見略同,能跟聖靈攀上點關係總是好的。 十點多到了小樹屋,Bonnie 和 Ariel 已經在裡面了,初次見面,卻毫不陌生,我跟Ariel又閒聊了一會,Bonnie趁機測試錄音的設備。Ariel 要我別拘泥於昨日談過的內容,任憑我自由發揮。設備確認正常運作後,開始了約莫50分鐘的錄音,Ariel提問後,我或低著頭或閉著眼自顧自地回答,如此能心無旁鶩,做成段的輸出,感謝聖靈賜下源源不斷的靈感,錄製過程順暢無阻,昨夜短暫的交談,讓我跟Ariel有了不錯的默契,提問總在點上,整個訪談有一氣呵成之感。 真是感謝聖靈,這次Podcast的訪談錄製,竟讓我對這七年的書寫做了深入的梳理,例如:部落格的名稱從秋日書寫,改成遇見攝理的秋日,不但象徵著心境上的轉換,也顯示出我人生不同的階段中,奔跑的重心放在哪裡,層層遞進,也更清楚自己寫作的意義和目的,本以為是興之所至,任意揮灑,卻是聖靈在我人生的每個階段中精心的安排。訪談過程中,忘了Ariel問我什麼問題, 我們聊到了海雲台的那段往事,聊到了格局。 常常在我信仰比較低潮的時候,聖靈會讓我想起那段往事,還有鄭明析牧師(以下簡稱為SSN,韓文선생님的拼音首字母縮寫,意為教導生命話語的老師)對我說的那句話,那句話對我而言,意思是:你的格局要再大一點,看著神所動工的歷史吧! 奔跑攝理30多年,對我而言,信仰之所以陷入低潮是因為自己的格局不夠大,所以才會在這樣的微小的人事物上絆跌。這七年的書寫,感謝聖靈不斷往這個方向引導著我,讓我看見不同的層次,更深刻體會,也慢慢擴大自己的格局。其實答應Bonnie的邀約時,我就好奇這次Podcast的錄製聖靈要我體會什麼,沒想到收到這令人驚喜的禮物

當神之路旁的風鈴聲響起...

圖片出處: 월명동의 아침 回到月明洞,第一件事是向聖三位、向主報告,我回來了。 那天早上,언니開車到大田接我,往月明洞的路上還先帶我去買了好吃的김밥當午餐,送我到哨所後,幫我將行李寄放在那裡,好讓我能在月明洞漫遊至傍晚。跟언니告別,我沿著熟悉的路徑直去,不急不徐,小徑旁的花、草、樹、石,我都想好好地看它一看,然後來到了美麗的清算館、月明湖、316館,穿過了足球場,先在象徵松旁,讀了鄭明析牧師(以下簡稱為SSN,韓文선생님的拼音首字母縮寫,意為老師)2024年4月捎來的訊息:"在這裡吃東西、禱告,也獻上榮耀再回去吧! " 阿們! 阿們! 到了在山泉水旁,先喝了口清洌甘甜,並將水瓶裝滿。陽光草坪前,已開始搭建阿拉法日活動的舞台。我走到耶穌像前,報告了我回來的消息。然後脫下鞋襪拎在手中,踩著柔軟的草坪向上走去,不久就來到 山水景石旁,這在影片中多次出現的奇石,"終於又見面了,不過你的身價已今非昔比。"  我輕輕地撫過石上的紋理,並恭喜它。離開草坪,穿上鞋,先上展望台去。 展望台於我有特別的意義。初信仰時,跟團來月明洞,若SSN在,常常清晨禮拜便是在展望台上,傳講話語時,會有人負責拿錄音設備在旁邊錄,方便回台灣後記錄整理,話語講完後,SSN有時會在展望台上讚美神,遠望著大屯山,天地遼闊,讚美歌聲嘹亮,那畫面在我腦海中存成無法抹滅的印象。此次,上展望台,爬那段坡還是一樣費力,展望台上有一小塊空地,空地上擺著一張椅子,我一個人,坐下,拭了拭額上的汗,禱告了一會,有風吹過,還帶著松葉的氣息, 離開展望台,欲尋星峰亭, 2019年來月明洞時,總愛在星峰亭禱告 。然而,單憑記憶中微弱的印象去尋,迷路是必然的。沒找到星峰亭,卻望見了大理石砌成的階梯,階梯的這一端擺著禁止通行的標誌,是我心心念念的神之路! 在影片中,看過SSN坐神之路旁的禱告神蹟松樹下讚美神、禱告的模樣,我便一直想來此處,聖靈真是懂我。禱告神蹟松下也是唯有我一人,遠處傳來各種工程的聲音,風吹過來,掛在禱告神蹟松上的風鈴發出清越悠揚的響聲,跟山林完全融為一體,這聲音怎麼能如此好聽呢! 讓人不禁完全沉浸其中。 "不會只是因為想讓神聽這麼好聽的風鈴聲,所以SSN把這風鈴掛在禱告神蹟松上吧!" 我問聖靈。"禱告神蹟松長在神之路旁,神來的時候,風鈴響,提

Ajumma的不完全徹禱記事

圖片出處:望著浮現在禱告神蹟松上的月(with R)   其實不怎麼愛徹禱,但聖靈總能讓人心甘情願。 週五晨禱時,聖靈讓我想起2009年,那時我正懷著阿弟,消息傳來那天,我跪在伯特利教會的至聖所上痛哭流涕,聖靈讓我想起當時的情景,我微微愣了一下,心裡有了個想法,於是詢問牧者是否可行,得到牧者的回應後,便決定今晚留在教會禱告。阿姐問我為何決定得如此突然? “因為等結果出來,才抱著神的大腿哭,真的只能哭心酸的。所以我決定這次要提早去抱著神的大腿(註一)。" 聽我這麼一說,阿姐想起,其實教辦的前身是主優先教會,主優先分蜂之前便是伯特利,想來算是同一個至聖所。 晚上從家裡出發,前往教辦,參加禱告會。今日的證道影片主題是”愛的福音",我莫名感到熟悉,卻不知為何,直至鄭明析牧師(以下簡稱為SSN,韓文선생님的拼音首字母縮寫,意為老師)念出那首詩, 那首關於蚯蚓的,我很愛的那首詩 ,我才恍然大悟,就是那首詩打開了我對”寫詩"的眼睛。禱告會結束後,有些人看到我還沒離開,便問:姐要徹禱啊? “得看我撐不撐得住啊!” “姐,保重身體啊!” Wenmin關心地說。我的身體是已經不如十多年前了,熬夜會感到吃力,不過偶一為之,還是可以的。衍牧和妹妹們離去前都認真地跟我討論要不要放下鐵門,隨後又說沒關係,我們很快就回來了,清晨禮拜見! 眾人離去後,就是我一個人,與聖三位,與主的聖殿。 雖然嗓子有點破,但搭配著"來吧 攝理讚美Light Bar”的影片,還是可以讚美得很盡興。然後便開始禱告,一如預期的痛哭流涕,但隨後聖靈感動我再讀一次週三話語稿,我很喜歡那篇話語中提到的關於相通的部分。然而,整篇讀完之後,卻又發覺自己其實不真正了解話語中要傳達的意思,我的格局究竟還是太小。接著,為了"禱告群組們"禱告,聖靈真的透過這些禱告群組給予我許多教導,過程中讓我不斷思考,也透過一起禱告的夥伴讓我有更多的看見與體會,如果沒有這些禱告群組,今日或許我沒有這麼大的動力想挑戰徹禱,聖靈的動工真是奇妙。 接下來為了家人,為了所愛的人們禱告,意外地,聖靈讓我想到許多過去未曾細想之事,我在禱告中一一向聖三位訴說,也更體會自己不足之處,終究是聖靈能讓我謙卑下來。仔細想來自己的”壞脾氣”是在攝理中被大家慣出來的。曾經在我人生中出現的各位啊! 即使你們當中有些

你不在的時候--睜開對松樹的眼睛

圖片出處 :樹形美麗且茂盛的青翠松樹 2021/02/21 五月底,去了一趟月明洞。Emily說牧師希望從月明洞回來的我們能好好分享一下此行的感動,於是姐妹們決定利用每周主日晚間一起禱告的時間,做簡單的分享。此行對我而言意義重大,但多屬個人的體會,我思索著該分享些什麼,就說說松樹吧! 應是聖靈賜下的感動,我拿起筆在紙上塗塗寫寫,很快分享的大綱就出來了,就從這次為什麼去月明洞說起吧! 距離上次回月明洞已經四年多了 ,此次不同以往,是自由行。老爹問了好幾次:"你會不會迷路啊?” 然而,並非遠行,而是歸鄉,有聽說歸鄉的遊子迷路的嗎? 哈哈! 我想在神之路旁的松樹下禱告,我想親自走一趟聖靈路,我想再去一趟 星峰亭 …,我想做的事很多很多,但此行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我在行前不斷向聖靈禱告詢問。於是此次行程中,聖靈跟我做了一次深度的面談,其中一項是讓我打開了對松樹的眼睛。 這次借宿在朋友那邊。那裡有個小庭園,庭園中有三棵松樹,初到那日,Meizi和小綠買來花苗打算將庭園美化一番,首先要進行鬆土、清理的工作,我便自告奮勇去幫忙。聽說之前有人為松樹剪枝,當時任由枝葉落在園圃中,並未即刻清理,小綠說這些已乾枯的枝葉無法化作養分,甚至可能妨礙松樹的生長,還是清理掉吧! 於是我們找來工具將已堆積出厚厚一層的枯乾的針葉、樹枝連同園圃中的雜草清出,裝滿了一袋又一袋的大麻布袋,落葉層被掀開時,寄居其間的各種小蟲瞬間漫天飛舞,還好體積偏小,尚在我可接受的範圍之內。 ”等一下天黑。蟲子就會更多了。" Meizi說。聞言,我便想建議明日再戰,但過去鄭明析牧師(以下簡稱為SSN,韓文선생님的拼音首字母縮寫,意為老師)在月明洞徹夜工作的身影忽然從我腦海中閃過,於是我再次彎下腰,大力掃除,那時聖靈的感動直達我心底,”你的工作就是清理。” 原來如此! 這段期間因著聖靈的引導,我們又成立了幾個禱告群組,我也做得不亦樂乎,感謝聖靈,祂是如此地了解我,把我放在合適的位置。 清理工作進行到一個段落,那三棵松樹引起了我的注意,枝葉隨意蔓生顯得雜亂,而且部分樹幹上附著苔癬,似是生病了。詢問主人能否為松樹剪枝,得到答覆是按照感動,想怎麼剪就怎麼剪,於是我毫不猶豫地拿起樹剪,一開始下手的目標只是小樹枝,漸漸地剪出了某種心得,便大膽了起來,工具也換成了鋸子,過程不斷思索要剪什麼? 怎麼剪? 如何讓

2024世界自行車日記事(北神駒)

2024世界自行車日(北神駒) 2024/6/8,為響應世界自行車日,神駒團與基督教福音宣教會(Christian Gospel Mission,CGM)舉辦北、中、南,共三區全國聯合騎行,分別有24km、50km、66km。活動當天在碧潭租車站集合,此次活動的行政Emily一見到我就說”你是第一個報名的耶!” 。那是,世界自行車日適逢端午連假第一天,不跟神駒團去騎個車嗎? 而且此次活動北神駒主打50公里,無! 上! 坡! 此時不騎更待何時? 於是活動預告一播完,我就手刀填好報名表單送出了。仔細看看來參加活動的有哪些人,有邀請父母來的、有呼朋結伴一起參加的,還有全家出動的,其中有兩個孩子吸引了我的目光,一個小六、一個小三 ,尤其是小三那位,騎著小車跟著我們,哇!真是太厲害了。同時也回想起,阿弟與他的麻吉們約莫也是從這個年紀開始,便跟著張大在河濱追風。 說張大,張大到。"以前是你陪兒子騎車,今天是兒子來陪你騎車啊!” 從旁邊經過的張大丟了這麼一句話過來。非也! 非也! 阿弟原本不打算參加此次活動的,他表示對這種沒有難度的行程興趣缺缺。不過日前Chonglun老師”撿到"一輛中古的自行車,車況似乎還不錯,他跟阿弟說如果阿弟喜歡就送給阿弟。阿弟馬上開心地把車騎回家,並火速連絡葉傳道帶他去相熟的車店把車子整理了一下。今日是帶他的愛車來培養感情的。 對了,Meiling也邀了她的朋友Jiameng一起來騎車。我一見到Meiling一身夏日出遊的裝扮,馬上意識到她對今天的活動是不是有什麼誤解。果不其然,她以為這次活動跟 上次去淡水 一樣,騎車的過程中會有許多導覽的行程,所以打算來美美地拍個照。出發後的那段路,我跟在他們身後,兩人騎得有些吃力,幸得Emily跟張大細心指導,幫忙調高坐墊,也熟悉了變速的方法,兩人慢慢進入狀況,況且有Emily押隊。於是我便加快了速度,往前騎去。 前幾日氣象預報,周六會下雨;今早氣象預報會是個大晴天,不過此刻天空是適合騎車的灰,感謝神,對於不愛在烈日下或雨中騎車的我而言,是莫大的恩惠啊! 一個人在河邊騎行,一個人卻又不是一個人,我開始跟神、跟聖靈說起了近日的一些想法。神駒團的活動很有趣,明明是有著相同目標的一群人,但過程中卻會形成一個動態、獨立且封閉的空間。你只須望著前面隊友的背影,腳的踩踏不要停下來,然後便可以完全沉浸在自